日記分類:個人日記 -> 男女情感   頁面刷新 | 本篇瀏覽:( 373 )  分享
      楓兒情 寫於 2006-04-24 編輯  
幸福專賣店-雪

入冬了,這是一個極不尋常的冬天。

位處於亞熱帶的台灣,出現了難得一見的寒冬。

雪,一片片像在悼念什麼般,淒淒地凋落…

是的,這裡是幸福專賣店。我和我的店,一起等待妳的到來……

*       *       *       *       

「…接下來為您報導,合歡山已下了今年第一場瑞雪…

預計應該是下下個星期才會停止……」

我切掉了電視。身在溫暖,四季如春的台中,根本感受不到下雪的嚴寒。

唯一有冬天感覺的時候,

大概就是看到街外的女生都像日本妹般圍了條可愛的圍巾吧。

不然,真的不感覺冬天到了。

我打了個哈欠。陽光溫暖地讓我昏昏欲睡。

『幸福專賣店』的風鈴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。

迎進了一個戴著淡紅色墨鏡的女子。

她自顧自地挑選著。

我不太知道她想要什麼。

她沒找到她要的東西---至少現在看來是這樣。

她不發一言地推開了店門,就像她沉默地來到『幸福專賣店』那樣。

*       *       *       *       

第二次上門,她換下了淡紅色的墨鏡,看來比較容易親近。

[歡迎光臨!]我開口了。

{請問…妳們有『永遠』這種幸福嗎?}

陽光在她的髮隙間交錯著映出了她淡紅的髮色。

[呵…妳需要嗎?『永遠』很令人憧憬,但是,它有時不一定是幸福。]

我沒有嚇她,『永遠』本來就是二面的東西。

先不論每個人對『永遠』的定義都不同,

基本上,有時『永遠』不見得最好。

{對了,這些幸福,都要用錢來跟妳買嗎?}女子迴避了我的問題。

我似笑非笑地說:[如果妳覺得『幸福』可以用錢來換,我是沒意見的。]

{那…我可以用一個故事來換嗎?}她甩了甩她柔順的髮絲。

在獲得我的同意後,她帶走了她「想要」的『永遠』。

說了:{我下星期再來「付款」,謝謝妳!}後,離開了我的店裡。
我目送著她,無奈的笑了笑。

*       *       *       *       

<<合 歡 山 上>>

有個女子堆起了雪人。

雪人圍著淡紅色的圍巾,最特別的是它比別的雪人多了一個光環。

金色手環靜靜地躺在雪人的頭上,看來反倒像是個可愛的天使。
初晴的陽光薄薄地蒸著,女子蹲在雪人前閉上了雙眼,似乎在祈禱什麼。

一顆顆眼淚啪答啪答的掉在雪地裡。

雪人笑嘻嘻的臉,似乎在鼓勵女子要勇敢起來。

【姐姐,妳猜那個阿姨在作什麼啊?】

一個小女孩拉著年紀稍大的女孩,指著女子疑惑地問著。
《她在祈禱啦,我們不要吵她喔!說不定她的願望已經要實現了呢!》

大女孩懂事地拉走了小女孩,把山的這一角安靜地留給了女子。

陣陣狂風突然吹起了堆雪,層層捲著,疊著,雪花在空氣裡飛舞。

就像,又降下了一場雪那般的光景。

女子含著眼淚笑了起來。

一些東西,因為這場風而無影無蹤;一些東西,因為這場風而永駐心頭。

*       *       *       *       

   女子依約前來,來償還『幸福』的代價。

   {謝謝妳的『永遠』。}女子先開口向我道謝,我點了點頭不作
聲。

   {該是履行約定的時候了…這是個很平常、很平常的故事……}

  就像一般來找尋『幸福』的人一樣,她也是失去了某些東西。

   是的,她失去了她的愛人。

所以,她不需要其它的幸福,

因為任何一瓶幸福都沒有辦法把他帶回給她。

她和他已經要論及婚嫁,二人還計畫好要到合歡山去度蜜月,

因為他和她都愛雪。

但,一場酒後駕車的事故,奪去了所有的美好。

她沒有流淚。她只是惶恐著。惶恐著,以後再也看不見他了;
惶恐著,以後再也沒有人會像他那樣懂她了;惶恐著,以他為重心的生活,以後該怎麼辦?

最令她害怕的是----她怕有天他會消失在她的心裡。

也許會有人說,妳那麼愛他,怎麼會忘?
可是在往後歲月,長長短短好幾十年,柴米油鹽可以將青春少女柔嫩的臉

刻畫出深深淺淺的風霜;曾經愛的刻骨銘心、曾經傷的痛不欲生,

許多情緒都能在歲月下漸漸磨去,又有什麼是一定不變?你能預料嗎?

她想跟他在一起,走到永久。

即使他已早她一步離開,但她的心志仍不更改。

但,什麼是『永遠』?她想了很久,卻總是沒有答案。

來到我的『幸福專賣店』,帶走了『永遠』後,她仍然沒有答案。

直到看到日劇---「情書」。

看到中山美穗對著靜靜矗立的山大喊「你好嗎?」,

那種痛到心底,哭到淚流滿面的樣子。

她的眼淚也跟著掉落,像雪默默地覆蓋了她的心頭。

*       *       *        *      

她那天就整理好了行李,來到了原本是她和他蜜月地點的合歡山。

她選擇了一個悄悄的山角,堆了一個可愛的雪人,

將他送她的金色手環放在雪人頭上,開始許著願。

這個傳說,也是他告訴她的;

那是他們第七個紀念日,前夜的翻雲覆雨後,她懶懶地膩在他懷裡。

L不知從哪裡拿出了一個細細的金色手環,微笑著放在她頭上。

然後煞有其事地閉上雙眼,對著她開始祈禱著:

(我希望…能和我最愛的人相守一生…並且…照顧她。即使老死後…我也會永遠守護著她…
不管是如何的光景改變…我仍會像現在這樣愛著她…)

他睜開了雙眼,看著滿臉目瞪口呆的她,溫柔地問:

(願意實現我的願望嗎?)

她感動的不知所以,反而問了不相干的問題:{為什麼對著我祈禱啊?}

他淘氣地笑笑,說:(因為…妳跟雪人一樣白白胖胖的呀!)

說完後一翻身從床上逃逸。

她也一躍而起,追著他的背影大叫:{給我站住呀你!我才不是雪人!}

卻忘了,沒穿衣服的她,膚色真的有如雪人般白嫩。

*       *       *       *       

到了合歡山的她,堆起了一個雪人。

她默默地對著它許願。它揚起的嘴角正如他溫暖保容的微笑。

她說:{我要…永.遠…}

但,什麼才是『永遠』?

此刻刮起了一陣大風,把她的淚都吹乾了。

風刮的突然,但她一點也不害怕。

他對她的誓言又清晰地響在耳邊:

(即使老死後…我也會永遠守護著她…不管是如何的光景改變…我仍會像現在這樣愛著她…)

她知道,風把他的答案帶給了她。

於是,她又笑了開來。

悲傷在這一瞬間消失的無蹤。她知道,『永遠』已經在她的心裡。

即使,往後的日子,她又有了一個歸屬;

即使,不久的將來,她兒女滿群,幸福快樂;

即使,當年華老去,她再不復當初的青春輕狂;

不管是如何的光景改變,她仍會像現在這樣愛著他。

這份感情,會深深埋在她心底。不會提起,但也不會忘記。

藉著雪的紛飛,她聽到他問:(在妳最幸福的時刻…妳還會記得我嗎?)

她昂昂頭,笑著回答了飄雪:{會呀…怎麼會忘呢?}

*       *        *       *      

女子把故事,說完了。

我不用開口給她什麼安慰,也不用給她什麼問候。

因為,真正擁有『永遠』的人,是她。

或許,需要安慰的,是我們。

『幸福專賣店』又靜悄悄地了。

那瓶『永遠』也完好無缺地放回了它的位置。

*      *       *       *       *

妳對『永遠』的定義是什麼?

即使,陪著走到終老的,並非是那個很重要的人

但在很老很老後,依舊會想起那個他,還會懷念那段美好時光…

即使,是在往後最幸福的時刻,

仍然記得我倆曾那麼全心全意地愛著,

依舊在心中暗暗希望他也一樣過的平安快樂。

對我而言,這份愛,就是『永遠』。

是的,這裡是幸福專賣店。我和我的店,一起等待妳的到來……

新增留言  
留言者:
留言內容:
留言表情: 驚 臉紅紅 昏 狂暴 哭哭 崩潰 讚美主 水汪汪 倒地 失魂 擦汗 水草舞 阿彌陀猴 不要啊 翻桌 咦 打瞌睡 笑裡藏刀 嘲笑 害羞扭扭 萬年奸臣 畫圈圈 bingo 掰掰 苦惱的煙狂 三八萌 幸福御守 好夢 淒涼 印堂黑黑 跪拜禮 頭暈目眩 愛的轟炸 搞自閉 打小人
狀態: 私密留言 (只有版主和留言者可以看到)
 
關於餅舖 | 使用條款 | 友情連結 | 專案承製 | Site Map | Privacy Policy | 與我們連絡
Copyright © 2002 - 2017 Cake.Idv.Tw. Designed by CakeShop. 0.008759975433349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