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記分類:個人日記 -> 好友死黨   頁面刷新 | 本篇瀏覽:( 558 )  分享
      snappy 寫於 2008-03-10 編輯  
[轉貼]輪迴鬼家嫂

輪迴鬼家嫂

以下的個案發生在1999年。占士是一名保險從業員,剛剛新婚,搬入位於郊外的居所。他們選定了在西貢區組織二人世界。在地產公司的介紹下,他們租了一間面積達700呎的村屋連天台單位,位置不算太偏僻,除了接近馬路外,鄰近又有其他村屋,因此他們對這裡的治安很有信心。

由於本身的職業關係,占士很主動地和友善地去結識左鄰右里。但唯一正對著他家露台的一戶卻頗為神秘。占士每次從露台望過去,都發現對方的窗戶總是不分日夜地拉上窗簾,雖然偶有燈火透出,但他從來未見過一個人影在這單位中出現,於是他心裡認為對面那間也許是「吉屋」。

一晚,大概午夜12多點,占士駕車回家,正在樓下泊車之際,忽然發現對面那幢村屋的3樓露台上站著一個人,占士是首次看見單位中的「她」出現!

她是一個20來歲的女人,有著又鬈又長的秀髮。當時她身穿泥黃色的睡袍,幽幽地望著占士。占士立即把握機會走近一點,向她揮手招呼問好。可是,對方卻沒有他預期的回應。她雖然一直望著占士,但卻沒有半點反應,她的臉上彷彿連半分表情也沒有,木訥得像一個沒有生命的「公仔」。占士見對方完全不理睬自己,只好轉身離去,返回自己的家。

在沐浴更衣之後,占士慣性地坐在大廳的沙發上看書。他無意地望向對面那間村屋,發現那個女子仍然站在露台上,還沒有離去;但這次有點不同,對方看來是在向他揮手示意,於是他也走出露台,也向她揮手表示友好。可是,她似乎對於占士的問候,依舊全無反應!她只是不斷地重複著揮手動作而已,其臉上並沒有一絲表情的變化,而動作亦顯得非常緩慢。

此刻占士開始覺得不妥,心想住在對面屋的這個女人何以這樣古怪呢?他心裡已認定對方有精神病,於是他轉身走進睡房,告知太太對面3樓原來住了一個「傻婆」。

但當二人一同往露台察看時,卻再也看不見那個古怪女人的蹤影。他心想那女人也許已返回屋內。

乍隱乍現

第二天的深夜時分,占士又駕車回家,他發現那個神秘女子再次出現在露台上。然而,在開啟地下閘門之際,他突然聽到一把女人聲音從遠處傳來:「喂!先生,為何明明看見我,卻裝作看不見呀?」話聲方落,占士便立即回過頭來,望向聲音來源的方向,誰知說話的人已經消失了,他身後及周遭都空無一人,原先站在露台上的那個女人亦瞬間不見了蹤影,占士暗覺古怪。

這夜,占士依舊在睡覺前,坐在廳中沙發上看書。正看得入神之際,露台處突然颳起一陣大風,於是占士放下書本,上前把露台的門戶關上。忽然,一道黑影撲向他的面前!看清了,原來是一條女性襯衣絲巾飄到他的面前,占士放眼望向對面單位的露台,看見那個女人又再次站在露台了!

這次占士肯定她是正望著他而揮起手來的,於是他步出露台,向對方詢問:「太太,這條絲巾是你的嗎?」神秘女子沒有回答,只是微微地點頭示意。雖然這時已是夜深,但有風度的占士仍決定把吹了過來的絲巾交還給對方。「太太,既然是你的,我現在就將它送回給你。」

不一會兒,占士便提著絲巾走到對面屋的地下,他按動3樓的門鐘,但等待了很久,也沒有人前來應門。於是他走出一點望向那女子所住的3樓單位露台,那位神秘女子此時又不見了!

占士眼見閘門毫無動靜,便嘗試按2樓的門鐘,看看有沒有反應。不久,一位男士下樓來應門,這位男士姓莫,占士是認識莫先生的,但彼此的交情只止於點頭招呼罷了。占士想將絲巾交給莫先生,告訴他那條絲巾其實是屬於樓上的那位小姐的,但因為颳起了大風,才把絲巾吹到他家的露台。

莫生聽罷,登時面色一變,說話也顯得緊張起來!他叫占士把手中的絲巾扔在地上,又邀請占士進入他家中傾談。

冤魂不息

兩個男人在大廳中坐下,氣氛有點不自然。因為莫太太與兒女已在房中入睡,所以莫生把聲線故意壓低:「占士,你真的看見『她』嗎?」占士急不及待地追問:「怎麼莫先生你這般緊張呢?樓上那個女人是不是有精神病呀?」

「什麼精神病呀!樓上哪裡有人住呢?你看見的『女人』不是人呀!而是樓下業主李先生那個媳婦呀!不過,她已經死去好幾年了,她是在村口給車撞死的,而在她死後不久,她丈夫就返回英國住,只剩下兩個老人家住在地下那層樓。本來他們打算將3樓賣出的,怎知怎樣賣也賣不出。原來有一次地產公司的職員在晚上大約7時多約同一對夫婦到來看樓,初時他們都頗滿意,更到天台處商量價錢;後來看樓的那個女人返回3樓去洗手間,當她如廁後出廳時,竟然看見有個『女人』站在門口外面,初時她還以為那個『女人』是人,『她』還跟看樓的女人說:『小姐,你是不是來看樓呀?這裡的風水不好,會令夫妻分離,而且還有鬼呀!』看樓的女人聽過後感到十分愕然:『不是吧!你別說笑了!太太,我不信這些東西的!』誰知那個『女人』立即露出兇惡樣貌,還發了瘋般大嚷:『我沒有說笑呀!我沒有騙你的!這裡真的有鬼呀!你信我吧!不信的話就看看我吧!我沒有腳的!我對腳給車撞斷了呀!』那個『女人』隨即將睡袍掀起,看樓的女人望向『她』的腳部,一看之下,一下子就給嚇暈了!後來這對夫妻搬去白石台居住,之後才有人公開這間屋鬧鬼!你說,有誰會敢買樓上單位呀?」

「莫先生,你住在下面,那你不怕的嗎?」

「怎會不怕呀!我跟太太都想搬走呀!但卻又沒有人肯看樓買樓,沒辦法賣出單位,唯有平時時小心一點!我的姐夫曾學『神打』,他幫我請了一個『關帝』坐鎮,我還在家裡貼上了平安符,所以一直以來都沒有事情發生,只不過是偶爾聽見樓上會傳來移動椅的聲音,但都習慣了!」

翌日早上,占士和太太一起出門上班。在車廂中,占士的太太發現有一條絲巾放在司機位旁邊,於是向占士問那到底是屬於誰的,占士一看之下大吃一驚,原來這條絲巾正正就是昨天晚上已掉在一旁的那條,這一刻在太太面前,他只好強作鎮定,推說是公司女同事的,他不想將實情告訴太太,怕她會被嚇壞。

送了太太上班之後,占士並沒有回保險公司上班,他馬上駕車回西貢住所處找莫先生,他要告知莫先生那條絲巾離奇地出現在他車內的情況,並請他聯絡治鬼的師傅。

那女鬼見到師傅時,道出:「我不是有心出現的,是他時運低才看見我。我在生時,已嫁入了這條村,後來在村口給車撞死,我是這條村的鬼,對面那間屋,是老爺、奶奶給我住的,我沒有害過任何人呀!」

她一直留在屋裡,是想照顧老爺和奶奶,等他們百年歸老,就會上路。所以女鬼仍然留在3樓的住所。

一個星期之後,占士兩夫婦決定搬往他處,避免再次遇上「鬼家嫂」呢!

新增留言  
留言者:
留言內容:
留言表情: 驚 臉紅紅 昏 狂暴 哭哭 崩潰 讚美主 水汪汪 倒地 失魂 擦汗 水草舞 阿彌陀猴 不要啊 翻桌 咦 打瞌睡 笑裡藏刀 嘲笑 害羞扭扭 萬年奸臣 畫圈圈 bingo 掰掰 苦惱的煙狂 三八萌 幸福御守 好夢 淒涼 印堂黑黑 跪拜禮 頭暈目眩 愛的轟炸 搞自閉 打小人
狀態: 私密留言 (只有版主和留言者可以看到)
 
關於餅舖 | 使用條款 | 友情連結 | 專案承製 | Site Map | Privacy Policy | 與我們連絡
Copyright © 2002 - 2017 Cake.Idv.Tw. Designed by CakeShop. 0.0091879367828369